草坪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草坪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英子我不是一个善良的人[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5:05:46 阅读: 来源:草坪厂家

村姑英子" width="500" height="384" src="/d/file/r/q/201008/10f9f96a004f212a8ed48a3d3ad3ad18.jpg" />

妈说,英子要嫁人了,就下个月。

英子长我九个月,是隔壁表叔家的三女。十几年前,表叔娘听了她妈的话,去乡上打了催生针,这一针,把英子打成了残废。

英子走不稳路,她的腿是一样齐,但她走起来就像腿一长一短的人。英子拿不稳锅铲,看她炒菜会急死人。英子端不稳饭碗,她摔破过无数个碗,坐在小凳上吃饭时,母鸡会把她饭碗啄翻。英子念一年级念到十二岁,只会写自己的名字。英子说不清一句话,英子的眼睛没有神采。英子的童年,不曾跳过绳,不曾踢过毽子,不曾丢过沙包。英子,她,只是跟在我身后发呆。

表叔娘生性刚烈,她爱大吵大骂,她打个饱嗝全村都能听见。英子的耳朵不好使,要叫很多遍才能听到。表叔未死时,表叔娘骂英子还是有点分寸的。表叔死后,表叔娘似乎总是忘记她还是英子的妈,骂的都是最难听的话。我想要是我妈像我表叔娘,八成我早已离家出走了。但是英子没有记恨心,谁说过她、笑过她、骂过她,她是记不住的,她依旧对人笑,露出黄黄的牙齿。

英子家有很多橘树,很多,整遍山坡都是她家的。过年那阵,有很多人来买,英子捧了橘子出来给他们吃,他们一走,英子就要挨训了,英子或低头,或偏过头来,对我笑。

在小河边洗衣服的时候,英子喜欢絮絮叨叨跟我讲一些在我看来极是无聊的事。有一段时间,她喜欢讲她的大哥。英子的大哥在小学教书,长得挺高大,但我觉得极是没有风度的。比如,英子的大嫂不在家,英子帮她大哥洗衣服,说好过年买一套衣服给英子的,但是一直到大年三十,都没有动静。英子哭着问她妈要,挨了一顿打,才换来一套廉价的薄袄。

过了一段时间,她喜欢讲她的二哥,英子的二哥在南京念完了大学,但因为专业不好,找不到好工作。他在陕西一家药厂落了户。他也是高大,戴了眼镜,温文尔雅的样子,过年回家,他说夹生的四川普通话,憋得我想哈哈大笑。但他是个极好极孝顺的人,没什么钱,也给他妈买很多东西的。但是,因为我所不知道的很多缘故,他都二十七了,仍是没有人肯嫁给他。

而还有一个人,一直存在在英子的希望里,一直存在。这个人,便是英子的大爷,一个打小便去了新疆的人,我只看过照片,俗艳的背景,一大家子人。英子对于这张照片有着极好的记忆力,她一遍又一遍跟我讲这个是谁,那个叫什么。当然,和我一样,英子也是没有见过他们的。对于那她难以理解的遥远——遥远的地方的亲人,几乎成了很长很长一段时间英子唯一的梦。

就这样年年的假期过去,小河边,英子重复着把她所知道的极小极琐碎的事讲给我听。起初,我也是应和着,尽管她知道的她家里村里的事,还没有我知道的多。但后来,慢慢地,我便不再听了,我一边捶衣服,一边出神地想着,在世界的某个角落,我喜欢着的那个人,想着我如何才能到云南去,告诉他我有多么的热爱他。我已经开始长大,而英子的岁月,仅仅是让流水带走。

物是人非。村子还是老样子,母鸡、笨鸭、大黄狗、炊烟,下雨天路会变得泥泞。而人呢!却换了模样,我奶奶死了,英子的爸爸死了。跌腿的玉梅掉进湖里淹死了,新坟的青草长得很好。也娶进了不少新媳妇,比如有个新媳妇,嫁过三次,带来了三个小孩。而我妈妈、表叔娘,珍子大娘她们的脸上,长了皱纹,开始有白发了。新的青春,转移到我们身上,我长大了,英子也是,尽管她长年累月的割猪草、洗衣服、煮饭,胳膊变粗了。但是,皮肤是白的,眉眼很俊,如果她端坐着,无疑是个美丽的女子,只是,她那双美丽的眼,不如别人看得清一些事。

我继续上学,英子隔段时间就会问我,你还读书啊!我说啊!然后望着我的书。英子拿了橘子或花生来,放在桌上。在我旁边一个人讲了阵话,见我没说话,便出去逗我么叔家的宁晨。我么婶是怕她的,英子手脚不利落,弄着小孩,也是难以想的。英子就只好踅进她屋里去,打开电视。电视里的故事,不知道英子是否懂,但她看得很专心,也有流泪,也常大笑。

终于说媒的人来了。我的家乡,媒婆是很积极的。知道谁家有女初长成,便活跃起来了,东家西家的说着。给英子说的第一个人,我放假回来见过,很瘦,眉毛吊着,眼皮垂下来,永远睡不醒的样子。我不敢想象英子和这样的人过日子,还好,这事没有成。

第二个男的,我表叔娘倒是答应了。男的我没见过,听我妈说很矮,但是挺有钱,来过好几次,买了些东西来。还给英子买了一件时兴的呢大衣。但是英子在屋里哭了一天,死活不答应。我知道,英子,也是有梦的。

第三个,成了英子的丈夫的人,长得还可以,头发剪成板寸,去新疆打了几年工,会说很好笑的话。表叔娘喜欢他。英子呢!她自是不表达的,他来我家里坐,英子便站在他后面满脸的夹桃色,笑嘻嘻地望着大家。

我上个月满了十八岁,下个月,不满十九岁的英子就要嫁人了。因为要考试,我没能赶回去。明知道英子并不会像我想象的那么凄惨,但我还是吃不下饭,我在校园里走来走去,看着夕阳带着血一般的颜色就要坠向天边。

回家见到英子,没变多少,脸上倒是多了红晕。因为家里多了个女婿,我表叔娘也收敛了许多。英子眯着眼睛笑,她跟我讲他的孝国,那语气是很依赖的。看着英子的幸福,看着英子的新衣,看到英子刷牙了,我心里好受了许多。是啊!也许婚姻,对英子而言,不是一件坏事。

接下来,英子怀孕了。她呕吐得很厉害。她不做事了,躺在竹椅上,不知道她在想什么,有时自言自语地说话,说完又哭,人家都说她是不懂事,瞎想,想什么呢!她是英子,是没多少事的。也没有人跟她讲过,她的丈夫,去招惹了那位嫁了三次的女人,和人打架,吃了官司的,我说英子别哭,来吃苹果,她推开苹果,又呜呜的哭了起来。

我要去异乡了,这一走就得半年。我跟英子说我要做干妈的,英子只是笑。我妈听了这话却瞪了我一下,她说姑娘家,哪来那么多废话。

这个异乡,很美丽但我不喜欢。我怀念傍晚的炊烟笼罩下的我的小村庄,怀念那条清澈无比的小河,怀念大黄狗,怀念英子的絮絮叨叨和心无芥蒂。英子许是已经生了孩子,是男的呢?还是女的,一定会很聪明的,那么,叫什么好呢?

妈写信来了,妈说英子,走了,生孩子的时候,流血太多,又没有及时送到大医院去。娃儿倒很乖,又白又胖,眼儿像英子,很正常很聪明的。

这就是英子的一生。她一辈子没走出过乡镇,没去过县城,没坐过汽车。英子的梦想只有那么的简单,可她连拥抱的机会也没有,英子就这样离开了这个对于她来说过于残酷但她仍旧用全部力气去生活的世界。英子没有挑剔过什么,可命运却挑剔了她。

我在英子的坟前种了一棵小松树,我很悔恨,希望英子能原谅我。我没有以相同的爱去回报英子。我没认真听她说过一句话。我不是一个善良的人。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