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坪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草坪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有人喊你莫答应[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51:43 阅读: 来源:草坪厂家

夕阳西下,村外一个小水塘波光粼粼的水面被夕阳的余晖照耀成一片橘红色波光闪闪,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从远处走来,嘴里哼着不知道什么东西,看起来有些疯疯癫癫的精神有些不正常,一路走到了水塘边看着水塘自言自语的说

“这倒是个自杀的好地方,先试试。”

“噗通”一声水塘溅起了高高的水花,然后变成了一圈圈的涟漪荡漾来去,最后归于平静,岸上已经没有了那个疯疯癫癫的女人,把一切看在眼里的只有水塘边土地庙里的塑像。

疯女人的家人是几天后找到这的,疯女人的尸体被捞起带走了,没过多久疯女人变成了骨灰又被带回了水塘,安放在了土地庙旁。

春去秋来,不知道过了多少年当年的小水塘已经变大了好几倍,土地庙已经变得破败,土地庙旁摆放的骨灰盒依然崭新。

有一天已经蒙蒙黑子了,一名六七岁的男孩经过那个小水塘,他低着头急急忙忙的走着,心里忧心忡忡,都怪自己贪玩儿和小伙伴一玩就忘了时间,这下回家要被妈妈念叨了,少年的脚步不由得加快。

“于飞,于飞…”一个女声一声比一声大的喊着他的名字。

男孩心里想着事情下意识的答应了一声,抬起头四处的寻找说话的人却什么也没找到,一阵微风吹过,男孩不由得抖了一下,手臂上起了一层疙瘩汗毛根根站立着,少年搓了搓手臂,加快步子走回了家。

远远的就看见妈妈站在门口,男孩顿时就感觉不好,硬着头皮走过去,不出所料的看见自己老妈阴沉着脸。

“妈,我回来了。”男孩小声地说了一句不敢抬头。

“你又去哪了?怎么才回来?”听不出喜怒的声音。

“我去找同学玩了。”男孩依然不敢抬头。

“你看见你爸没?”依旧听不出喜怒。

“没看见。”男孩照实说。

“你从水塘边的小路回来的?”声音有了起伏。

“嗯。”男孩的头更低了,“我怎么给忘了老妈不让我走那条小路的。”男孩心里想着。

“以后出去玩早点回来,再也不许走那条小路知道吗?”声音变的更加严厉了。

“嗯,我知道了。”男孩感觉事情会就这样了结了赶忙答应。

“进屋吧,你爸回来就吃饭。”声音带着一种心事。

男孩逃也似的进了屋,回头看了看老妈站在门口的身影,用手抚了抚胸口,老妈今天太好说话了,还以为她会把以前的什么偷小孩的什么的都念叨上一遍呢。

男孩在屋里看了一会动画片老爸就回来了,男孩还看见老妈和老爸在门口嘀咕了一阵,然后他们一起进屋,老妈把做好的饭菜端上桌,一家人开始吃饭。

饭桌上男孩的老爸端着饭碗拿着筷子看着男孩低着头猛往嘴里扒饭的样子,叹了口气。

“儿子,你今天是从水塘边的那条小道回来的?”男孩的老爸说。

“嗯!”男孩心想又来了,停止扒饭把碗和筷子放好。

“你看见什么人?听见什么声音没有?”男孩的老爸没理会男孩的动作。

“没有啊,什么也没听见,什么也没看见啊!”男孩脱口而出,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就下意识的说谎隐瞒。

“那就好,吃饭吧!吃完就进屋做作业吧!”男孩的老爸继续吃饭。

“爸,作业我写完了。”开玩笑,还做作业?死了算了,男孩心里想着。

“好啊!那就死了吧”一个声音在男孩心里想起。

男孩吓了一跳,不由得抖了一下。

“那就进屋玩去吧”男孩老爸的声音隔着饭桌传来。

“哦,好。”男孩慌忙答应着,跳下饭桌转身跑进屋了。

男孩坐在炕上看着电视,可电视机里的动画片却没了吸引力,总是不自觉的想起那句“好啊!那就死了吧!”那个说话声音跟在水塘边喊他却没看到人的声音一模一样。

男孩感觉电视机里的内容无法吸引自己,自己也没心情做别的事,所以你就去睡觉了。

男孩很快睡着了,做了一个梦,梦里还是那个水塘,男孩还是忧心忡忡的走着,“于飞,于飞”还是那个声音在喊着男孩,男孩下意识的答应了一声,然后四处寻找着声音来源,本以为会什么也看不见,却在转头间看见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浑身滴着水,站在土地庙旁向他招手。

“来啊!你过来啊!我带你去玩好不好?”那个女人头发盖在脸上不断的向男孩招手。

“我不去,我要回家,天都这么晚了再不回去我妈会骂我的。”男孩看着女人摇头。

“谁说晚了?这天不是还亮着嘛!这才中午回家干什么?玩会儿呗!水里可好玩了,里面还有大鱼哦。”披头散发的女人继续诱惑着男孩,仿佛要证明女人的话不是假话,一条大鱼跳出水面。

男孩看着不断跳出水面的大鱼心痒难耐,可又感觉不对劲,一时间站在哪里犹豫不决。

现实中,男孩的母亲听见男孩在说话,以为他再说梦话怕他累,想帮他翻个身,伸手却摸到一个滚烫的身躯。

“快起来,他发烧了。”男孩的老妈翻身坐起就去推男孩爸爸。

男孩家里一阵鸡飞狗跳,男孩的父母忙进忙出的忙活,男孩的脸烧的绯红嘴唇起了一层的白皮,嘴里不住的说梦话,远远的看去男孩家里灯火通明。

男孩的母亲给男孩喂了退烧药可根本喂不进去,男孩的牙关紧紧的咬着,药液在男孩的嘴里存满了就顺着嘴角就流出来,屋里一片安静只能听见男孩母亲眼泪砸在被子上的啪嗒声。

男孩的父亲拿起电话打给了村里的大夫,因为是半夜所以没有大夫愿意来,男孩的父亲就把附近知道电话的大夫一个一个的打过去,不求能治好只求能打退烧针什么的让温度降下来。

天蒙蒙亮了,男孩打了退烧针,温度依然没有降下来,男孩的母亲红肿着眼睛用温水给男孩擦着身体,男孩的父亲去找车要把男孩送到医院去。

男孩的母亲呆呆的看着男孩,突然眼睛一亮,好像想起什么,光着脚跑了出去。

男孩的母亲是向着水塘的方向跑去的,虽然男孩说他什么也没看见什么也没听见但她就是能确定一定是在那出了问题。

男孩的母亲对着水塘就是一顿骂,越骂越生气,眼睛都红了,骂到最后看见土地庙旁的骨灰盒,抓起了骨灰盒双手举过头顶狠狠的往地上摔去,骨灰盒没碎?男孩的母亲抬头看去,原来是女人的哥哥奋力的一扑在落地前接住了。

女人的家人是听见骂声才跑过来的后面还跟着看热闹的村民,女人的母亲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张口就骂。

“你个挨千刀的,我女儿多可怜?她都死了你还要摔了她的骨灰盒,你有没有良心?你的心被狗吃了?”老太太哭的涕泪横流。

“我没有良心?你有良心你把你女儿的骨灰放在这就不管了?她可怜?她是自己跳下去的,没人推她也没人逼她,她现在要喊我儿子下去,我怎么就不能摔她的骨灰盒?我不仅要摔我还要把灰都扬了,把她挫骨扬灰。”男孩的母亲红着眼睛骂,就要去抢骨灰盒。

老太太听她这么说,瞪着眼睛就冲上去打男孩的母亲,男孩的母亲也不甘示弱,两人就扭打在一起。

男孩的父亲回到家见只有男孩躺在炕上,男孩的母亲没在家,又听到水塘方向有吵闹的声音就让司机先在家等着,他去找男孩的母亲回来。

男孩的父亲走到水塘就看见两个在地上滚来滚去扭打在一起的两人还有一只手拿着骨灰盒,一只手时不时拽男孩母亲一把的女人的哥哥。

男孩的父亲气不打一处来,大步走过去,抓过女人哥哥的衣领,一拳挥过去正中下巴,女人的哥哥被打翻在地,手中的骨灰盒磕在了一块石头上“卡”的一声骨灰盒裂了一道纹。

男孩的父亲扶起男孩的母亲,就往回家走还要带男孩去医院呢,没时间在这拉扯不清。

两人挤过人群,老太太和女人的哥哥还要往前冲被人群拦住了,男孩的父母头也不回的往前走,迎面遇上跑来的司机。

“你儿子醒了”司机看见他们就说。

“我儿子醒?他怎么就醒了?”男孩的母亲无与伦比的说。

“他说有个女人在这个水塘拦着他不让他回家,后来他挣脱了跑回家就醒了”司机解释说。

“你们听见了?你要不把那个疯子的骨灰弄走,老子总有一天扬了它。”男孩的父亲回过头对着被人群拦住的男人和老太太说。

男孩的母亲抱着醒过来的男孩又亲又啃,眼泪不受控制的往下掉。

后来男孩在家休养了好久。后来骨灰盒也不知道被弄到哪去了,事情就这么结束了。

听见有人喊你要看到人再答应,不然会被鬼叫走的呦!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故事会民间鬼故事短篇鬼故事”的文章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