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坪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草坪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邓子庆朱清时现窘境高校还能去行政化吗[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23 00:39:13 阅读: 来源:草坪厂家

资料图

今年9月,朱清时校长职务的5年聘期届时将满。南科大新任党委书记李铭,几天前从深圳市公安局局长的位置上卸任。有专家认为,原政府公职人员任党委书记,可能标志着南科大去行政化的失败。而对于职务变动传闻以及南科大教育改革是否已失败等问题朱清时避而不谈。

南方科技大学成立之初,社会关注颇多,期望颇高,一晃五年过去,南科大这块试验究竟收获了多少果实,谁也说不清。不过,作为试验田的推动者和耕种者,朱清时校长如今的一大串“不方便说”,已在相当程度上证明了南科大教育改革并未取得预期效果,至于离 “南科大要一步到位办成一所亚洲一流的大学”,更有相当距离。客观上讲,这一局面,可谓意料之中。

为什么说是意料之中?其实,朱清时的一句话早已道出根本所在:“南科大最难的地方就在于你得依靠行政的力量去行政化。”诚然,南科大要想实现自主招生、自授文凭,等于是触动既有行政体制的利益,这是何其难之事?!也正因如此,南科大从一开始就遭遇了各种艰辛。

从筹备三年多的南科大迟迟未获“准生证”,到首届学生被要求参加高考,再到深圳市委组织部门出面为南科大公开招聘局级副校长……行政化干预注定让南科大左右为难,就连购买汽车这类小问题,都十分棘手——深圳财政拿钱是根据相应级别的学校买相应的汽车数量,但是南科大没有级别,又无先例可参照,事情自然难办。

各种迹象表明,南科大要想在“去行政化”之路上走得较为顺畅,光有内部“去行政化”还不够,光有主导者的豪情壮志更不够,在与外部对接时必然需要行政部门的相应支持,需要政府方面针对它建立起新的管理机制。而事实上,这些机制并未达成共识,更未真正搬上台面走程序化路子。因此,在与行政化主导的事务对接中,不管是深圳方面还是更高管理层面还是朱清时本人,都显得比较茫然,这导致南科大始终与“去行政化”存在差距的必然事实。

说到这里,不由想起《论语》中的一件小事:子贡说,我不想欺负别人,也不想别人欺负我。孔子答,这不是你能做到的。确实,朱清时要想在南科大内部“去行政化”或许不难做到,但要想不受外部的行政权力影响,就非他所能左右了。正如朱清时所言,梦想再美好,南科大终究得落在根深蒂固的行政话语体制中。如今,朱清时种种“不方便”的窘境,不过是再次证明了高校去行政化之难。

当然,也无须因南科大或朱清时的窘困过于沮丧。该看到,《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已提出“推进政校分开管办分离”,“逐步取消实际存在的行政级别和行政化管理模式”;十八届三中全会亦提出,推动公办事业单位与主管部门理顺关系和去行政化,创造条件,逐步取消学校的行政级别;鼓励社会力量兴办教育。这些信息,都不失为对社会高度关切的高校去行政化的积极回应。

当然,梦想终归是梦想,去行政要真正落实,还有赖于后续改革的持续推进,有赖于各项制度的综合发力。但有一点应该相信的是,只要改革者坚持突围与努力尝试,零散音符或有成为黄钟大吕的力量,困扰中国高等教育发展的行政化症结就有望得以破解。

推荐阅读:朱清时或卸任南科大校长 深圳原公安局长李铭接替

责任编辑:hdwmn_zhe

秋季浅蓝色条纹衬衫

北京工作服订制公司

衬衫订做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