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坪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草坪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不仅减少审批数量更要动真碰硬简政放权仍在路上

发布时间:2021-01-21 16:58:21 阅读: 来源:草坪厂家

不仅减少审批数量 更要动真碰硬简政放权仍在路上

不仅减少审批数量,更要动真碰硬简政放权仍在路上  简政放权仍在路上

“大道至简,有权不可任性。”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回应了公众对简政放权的期待。在这短短的两年多时间里,简政放权从中央到地方成了一场“持续的改革行动”,影响深刻。  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李克强表示:“今年再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审批事项,全部取消非行政许可审批,建立规范行政审批的管理制度。”  显然,简政放权的脚步仍在加紧,改革力度也在不断加大。正如报告所言,本届政府继续把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作为改革的重头戏。  简到位  “我对政府工作报告最满意的地方就是政府在简政放权方面的工作,力度前所未有,而且还在继续加大。”全国政协委员、通威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元对《华夏时报》记者说。  事实上,自上任伊始,李克强就把简政放权作为本届政府的一件大事来抓。仅去年的40场国务院常务会议中,就有21次部署了简政放权。而简政放权作为国务院深化改革的重要抓手,也激发了市场和企业的活力。  “很多改革动了真格,尤以简政放权的改革力度最大。”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对《华夏时报》记者说。  在2月27日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据国务院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负责人吴知论介绍,国务院各部门的“权力清单”上,经过核实的全部行政审批事项共计1526项,到2014年年底,共取消和下放538项,两年时间,初步实现了任期内削减三分之一以上的目标。  吴知论还透露,2014年全年分3批取消下放行政审批事项247项,完成了当年国务院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的“取消和下放行政审批事项200项以上”的任务。  就任国务院总理时李克强承诺,在本届政府任期,要把现有1700多项行政审批事项在未来5年内精简掉三分之一,现在看来,这项改革任务已经提前完成。  “今年行政审批还会大力向前推进。”3月5日,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要动真碰硬,简到位更要自我革命。徐绍史说:“今年我们在做的一件事情就是精简审批、规范中介、并联核准,准备在今年年底实现。”  据悉,今年两会民盟中央提交的《关于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的提案》被列为一号提案,尽管这只是一个顺序安排,但也证明了这份提案所反映的问题意义重大。  不彻底  简政放权在今年无疑还将继续。然而,来自今年两会代表等方面的意见表明,中央层面的简政放权成效明显,但基层政府的“最后一公里”仍然存在推进不力、效果不彰的情况。  “没用的(权力)下放得多,下放了以后又增加了很多问题。”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民革中央专职副主席修福金在调研中发现了上述问题。  全国政协委员、陕西省副省长、民盟陕西省委主委张道宏也发现,目前审批制度改革过程中的问题有很多,比如行政审批项目仍然过多,相应监管和服务不到位,审批相关的中介服务不规范等。  张道宏表示,简政放权尚未“简到位”。在陕西,部分地区从7000多项减为1000多项,但仍有近30%的属于“法无授权”的非行政许可审批事项。  “很普遍的问题是‘放而未接’。”刘汉元对《华夏时报》记者解释说,部分行政审批事项下放到省级、市级及以下政府,但县乡政府由于人财物力等因素制约,短时间内难以形成承接权力下放的工作能力。  刘汉元建议,简政放权要优先清理针对企业的审批事项,让企业可以放手大胆地干。  而还有很多地方官员出现了懒政怠政、消极怠工的现象。过去给好处办事,甚至拿钱办事,现在不敢要好处了也不要钱了,但是就不办事了,出现了消极怠工懒政的现象。  那么如何加快基层政府的联动,使改革能够直接落地,让企业公众能够感受它的实惠呢?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张晓强表示:“衡量简政放权,不能简单统计项数,还要看市场的实际效果。”张晓强提醒,改革仍有努力空间,但改革难度会越来越大,“先放的往往是比较容易放的。”  管得好  “地方政府对应当放给市场和社会的权力,要彻底放、不截留,对上级下放的审批事项,要接得住、管得好。”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指出,各级政府都要建立简政放权、转变职能的有力推进机制。  民盟中央王璇在建议中提道,应当尽快为建立健全“放、接、管”协同推进的配套政策,补强基层政府承接行政审批的能力,防止监督缺位。  而致公党中央在调研中则发现,中介服务事项林立 ,拖延行政审批时效;部分中介服务存在市场垄断,甚至暗藏利益输送等。特别是在执行过程中,要杜绝地方政府在执行过程中搞政策取舍,有利就执行,无利不落实。  对此,致公党中央在《关于规范涉审中介服务的提案》中建议,在下一步简政放权中,要编制涉审前置中介服务目录,提升中介机构服务时效。目录编制应坚持以下原则:除法律 、法规、规章设定的中介服务事项予以保留外,其他规范性文件设定的中介服务事项不得作为项目审批的必要条件。  基层政府如何真正接住管好,至今还是待解的问题。  “一些地方部门观望情绪重。”修福金说,包括简政放权在内的部分改革措施,在落实过程中存在“三不沾”现象,即一部分顶层设计定的方案、部门制订的方案、基层实施的方案互相脱节。  在深化行政审批制度改革上,徐绍史认为,更重要的是强化事中事后监管,建立健全纵横联动、协同监管机制,同步下移监管重心,落实地方监管责任。“今年我们将加快实现纵横贯通的网上并联核准、联动协管。”徐绍史强调。  而放接管协同,绝非一蹴而就。据悉,各地方政府经过多轮清理,好清的、能放的审批事项都清理下放了,触及深层利益和权力的深入改革难度更大、任务更艰巨。  刘汉元说:“行政审批权限的下放和减少,并非越少越好,政府该管的还得管,如涉及基础设施、公共服务性行业的,政府必须抓在手上。”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